斗鱼如何带着主播走上犯罪之路?

39

2023年11月,成都警方发布警情通告称,陈某杰因涉嫌开设赌场罪已经被依法逮捕,而陈某杰就是斗鱼直播平台的创始人兼CEO,自此事件爆出后,斗鱼平台遭受严重影响,而近日前,原斗鱼平台头部主播,网名“一条小团团”的主播被确认已经被公安机关依法逮捕,现笔者根据法律规定,结合斗鱼涉赌一案,分析本次事件中存在的刑事法律问题

01 开设赌场,法律如何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相关规定第三百零三条规定,开设赌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规定,以营利为目的,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投注的,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的“开设赌场”。

02 “开设”的含义如何解释

开设赌场罪是指客观上是否具有聚众赌博、开设赌场、以赌博为业的行为。对于“开设”的含义,应当做广义理解,除传统的营业性地为赌博者提供场所,设定赌博方式,提供赌具、筹码,接受赌客投注,以供他人赌博外,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投注的,以及以接受电话投注的方式进行赌博,而参与者并不集中在一起的,也属于开设赌场。

03 斗鱼是怎么带着主播走上犯罪之路的?

一、向主播下达“粉丝团任务”诱导旗下主播使用“粉丝福利社”抽奖模块

根据知情人士透露,斗鱼直播平台在2021年之前给平台主播下达的“粉丝团任务”是,主播每天抽奖三次,并要完成小额收费礼物的流水要求,通过“超管”等平台工作人员诱导主播设置抽奖参与条件为收费礼物,并将奖品设置为现金奖励,以完成“粉丝团任务”的抽奖次数以及流水要求。在洪小强、洪礼沃、洪清泉、李志荣开设赌场案中,最高人民法院就指出,通过线上支付平台将赌资转至庄家收款账号计为分值后,为赢取竞猜游戏网站的开奖结果而投注的是赌博行为。

二、斗鱼直播平台对主播的抽奖话术进行指导以规避司法打击

前斗鱼户外主播钱小佳等人透露,斗鱼在推广“粉丝福利社”抽奖模块时,曾经出台《魔术球文字话术》,对于主播抽奖的话术做出严格要求,并要求主播在设置奖品时用“土特产”代指人民币。该文档明确要求,其中的内容“不能直接发给主播或公会,不要留下书面证据”,以图规避司法打击。我们从上海、重庆、安徽等地的判决可以看到,赌博网站在要求业务员招揽赌客、推广网站链接的时候也会提供类似的话术。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相关抽奖模块并不是斗鱼这一家直播平台独有,其它直播平台也都有着名为“心动盲盒”“积分抽奖”“大吉大利”等类似的抽奖模块,平台如果不能进行合规管理,履行好相应的合规义务,同样有涉嫌犯罪的风险,除了可能涉嫌开设赌场罪以外,还有可能因为信息网络服务被主要用于违法犯罪而涉嫌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

三、直播平台未尽监管义务,甚至鼓励直播间的赌博行为

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彡彡九户外”和“长沙乡村敢死队”等涉赌账号背后的公会,都接受过斗鱼的投资,平台也通过与涉赌直播间分成获得大量的经济利益。所以,“粉丝福利社”抽奖模块上线后,斗鱼对于抽奖内容没有进行实质审核,对利用抽奖模块开设赌场的主播采取默许甚至纵容的态度,未尽到相应的监管义务。

04 主播是如构成开设赌场的的?

主播将平台原本作为打赏功能的礼物与抽奖、兑取现金结合起来,形成了以兑取现金为目的的对赌关系。在这一过程中,直播间无疑成为了一个新型的赌场,而主播就成为了这个赌场的主要负责人,拉动观众投注,并通过观众的射幸行为获利。

05 开设赌场罪,怎么判?

一、一般开设赌场:
1.抽头渔利数额累计在5000元以上不满5万元的;

2.赌资数额累计在5万元以上不满50万元的;

3.参赌人数累计20人以上不满100人的;

4.开设赌场者给参赌者提供赌资累计5万元以上不满100万元,或者获利累计5000元以上不满10万元的;

5.容留未成年人赌博的;

6.构成犯罪的其他情形。

二、通过网络开设赌场:

1.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等传输赌博视频、数据,组织赌博活动,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开设赌场”行为

①建立赌博网站并接受投注的;

②建立赌博网站并提供给他人组织赌博的;

③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并接受投注的;

④参与赌博网站利润分成的。

2.网上开设赌场的共同犯罪

①为赌博网站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空间、通讯传输通道、投放广告、发展会员、软件开发、技术支持等服务,收取服务费数额在2万元以上的;

②为赌博网站提供资金支付结算服务,收取服务费数额在1万元以上或者帮助收取赌资20万元以上的;

③为10个以上赌博网站投放与网址、赔率等信息有关的广告或者为赌博网站投放广告累计100条以上的。

实施前款规定的行为,数量或者数额达到前款规定标准5倍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规定的“情节严重”。